荒诞的荒诞派

荒诞的疯子,荒诞的理想,荒诞的荒诞派。
用心描绘自己的艺术。

——Always finding, always losing......

我不知道,我把自己的思考发送到Lofter时,我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这个行为,是某种“开关”吗?

我花费时间额外做这一步,做这件事情,又意味着我潜意识里到底在渴望什么?

查看更多

仪式感、急、奖励、……

仪式感让没有意义和被动的事物变成了主动,并为这些被动和无意义的行为附加了意义,使得他们可以产生力量。虽然客观上没什么区别,但主观上却带来了强烈力量,并且让人可以主动并且乐意投入这种行为中,而不是一味排斥,并认为它是消极的和无意义的。


过快,急,指的是急于证明自己,急于肯定自己,急于否定自己,急于学习,急于消化,急于开展工作,急于否定他人,急于帮助他人,急于证明他人。但忽略了在开展之前,所应当考虑的其它因素。

比如当前环境是否可以开展工作,比如大脑里是否还有零碎的麻烦要处理,比如做这件事情自己是否想清楚了其目的,比如是否忽略了这件事情的潜在坏影响?

帮助的对象,是否真的需要帮助?把时间...

查看更多

人只会恐惧未知的东西。

人不会恐惧某个已知的东西,因为已知的东西其结果是确定的。

如果人恐惧什么,那一定是因为人对那东西了解还不够透彻。


人会恐惧死亡,会恐惧亲人离开,会恐惧恋人消失,会恐惧年龄增长,会恐惧失去自己的个人时间,会恐惧生活也许会被下一代夺走。


但是谁又能说那是坏事呢?又有谁说当抵达那个阶段后,那些事情不是有趣的事情呢?又有谁能说这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去经历、想做的事情呢?

查看更多

注册了太多社交平台账号,反而不知道到底在哪里抒发想法比较合适。

查看更多

所有的斗争,归根结底都是与自己的斗争。

查看更多

终于有了半只脚已经真的踏入了创作的门槛的实感,总算能真的做出东西了……这太痛苦了……看起来好像跨了进去,但一直徘徊在外面的感觉。

而即便跨了进去,也还只是刚刚开始。

但无论如何,总算是跨进去了。

这么久的挣扎总算要有成果了……即便只是自我满足,但也至少是有东西了……

查看更多

这年代画画能够有一大堆图片查看构图参考真好啊……

查看更多

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人会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快乐,一种自我实现的快乐和满足感,并渴望有更多时间来做这事情,渴望继续去做。而不是放纵的快乐和结束后的负罪感和空虚感以及对手中事情的痛苦和懊悔。

查看更多

维持人设是很累的,活成自己想让别人认为的样子。

当自己因为意外被别人认为是个足够厉害的人,但自己其实并不是足够厉害的人时,反而为了维持人设而强迫跳跃自己所处的阶段去生存、生活和行动。

这是很累的。

而且,这似乎反而可能造成抵触心理或自己假设自己的奇怪基点,让自己以为自己也应该厉害。这种现象和“捧杀”这个概念有点联系,甚至可以理解为“捧杀”就是对此的利用。因为忽略了自己所处的阶段,强行去做那些自己hold不住的事情,失败之后没有意识到那是理所应当的,反而强迫自己继续挑战,最终遍体鳞伤,又因为越级杀怪而难以获得足够经验,反而还不如那些认识到自己当下水平,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的人的升级效率高,也...

查看更多

用无目的的方式生活,有目的的方式做事?

我是指,因为无目的,反而活在当下,不用考虑未来,不背负过去,不担忧接下来的麻烦。而因有目的,剖析当下,剖析手上的事情,然后去针对地完成事情。

有目的性的生活,反而因为有“目的”,当“当下”所做的事情不符合自己的目的,或者“自认为”和自己的目的不相关时,反而可能产生焦虑和抵触,难以投入。而相反无目的生活,则不在意自己手上在做什么事情,只是针对剖析“做好”就行了。而做好的理由并不是为了争取什么,只是因为没有目的而已。

我知道这有点绕,但最近关于“目的性”实在是有颇多想法。

我不能赞同梦想是无用的,但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赞同梦想是一定要有的了。

查看更多

又一部分没有经过严谨推理的记录和感想

解决“刷朋友圈”、“刷知乎”、“做了一天事情却好像什么也没做”的办法,最近发现其实并不是去研究“如何让自己不刷朋友圈”,也不是“如何不受‘推送’的影响”,也不是“如何高效时间管理”。

而是给一个自己强烈想要完成的“目标”。

接下来自己会为了这个“目标”而行动,并且做能够完成这个目标的事情。如果这期间跑去做了别的事情,可能是松懈了,或者并没有把思维集中在完成这个“目标”上。

比如我现在发这条动态。(的本质原因,是因为觉得某个问题困难,因而松懈,选择了放松,这其实是摸鱼,或者说正在“被劝退”。)

究其根本,是因为“没有事做”,所以才去下意识找了娱乐,而非“不知道怎么做事”而去找了娱乐。因为...

查看更多

有必要记录的感受1:有计划的休息时间再长,也好过没有计划的“小小放松”。

2:无人可聊,无人能聊,最核心的、最在意的、关联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的核心本质的东西,除了自己,无法期待任何其他人的感受。自己的心态、思维、状态现状、不会有任何其他人有,即便看起来“相似”也相差甚远。无人能聊,无人可聊。唯一能够针对这个话题和自己交流的,除了自己,再无他人。

查看更多

累了就歇会儿,寂寞了就看看番,何必老折腾到社交怪圈里呢_(:з」∠)_

(不长记性的牢骚 1/1)

好了好了接着搞事_(:з」∠)_ x2

查看更多

给一次“收集+筛选”任务设立时间,否则可能下意识沉迷到“收集”中而忽视时间。

人的“仓鼠病”有时候莫名其妙,但又根植在潜意识中。

查看更多

我认同专业和业余创作者的区别在于,业余创作者能够、也只能够在“有灵感”的状态下创作,专业创作者则能够在“没有灵感”的状态下,也能够完成创作。

而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无论是业余还是专业,想要继续提升,都必须离开“舒适区”,去面对痛苦。而这种“舒适区”,是动态的。有的人使用“副业”来逃避“主业”的痛苦,这是一种舒适区,另一种用“正经工作”、“没有钱”来逃避自己在自己想要追求的事业上,在实力上无法继续前进、提升的问题,这也是一种舒适区。

人最大的敌人从来就只有它自己,因为它自己可能会让“自己”意识不到自己“存在某种问题”,而在这种状态下人的自我消耗才是最大的。

粉色蜩:

晚上睡的不安稳所以接连做了很多不同的梦,最清晰的一个是似乎是讲未来的世界。总之从有意识开始,就是处在一片碧绿的麦田,其中有条黑色的传送带,向两侧无限延伸直到视界的尽头。传送带上摆着的不是物品而是小孩,大概才出生没有几个月,数不清有多少个,但他们长相和穿着都一模一样,像是什么工厂里出来的量产品。

然后很自然的脑海里出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事,大概是这时人类已经失去了繁衍后代的能力,只有这条传送带为他们源源不断的送来孩子。但在这条传送带之外,还有类人的存在。可他们并不完整,只是大自然仿造人类而失败的产物,所以和传送带上的小孩不同,他们是不被社会认可的生命。如何区分类人与人类就在于...

查看更多

有时候我不明白明明知道大多数身边人并不在意/能够理解自己所说的东西,自己也还是忍不住会去说。

对牛弹琴的过程中希望牛能理解自己,但其实只是一厢情愿吧。

最近的大脑变得实在是太消极了,独立作战结果导致思考的东西越来越“独立”,以至于难以融入主流社会了。

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只是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有个东西可能就永远无法抵达了。

查看更多

打开评论就是与同好对话,关闭评论就是与创作者对话。

有不少人真的是有一种劣根性,只要他们有更方便的方式,比如呼唤他人帮忙拿一个东西,他们就绝对不会亲自挪动自己哪怕只有10厘米去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查看更多

大概。


好的东西是让人阅读、观看或体验之后热爱生活。

不好的东西正好相反。

查看更多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一部关于“创作”的诗集。

翻了好一会儿才翻到想要的答案。
昨天补完了《路人女主》番剧,感触颇深(各种意义上被教育了,无论是情商领域还是目前自己的工作领域),也受益匪浅。
(可能是目前有印象的我个人认为深意TOP1的作品。)

很早之前看这部番的时候(还没有下一部),觉得是萌妹日常向。
后来在听说了“诸葛惠”,以及有人评价“圣人惠”太“社会”,不喜欢圣人惠之后,逐渐有了想要重新补番的想法。

再后来去搜了一下关于圣人惠的介绍,以及对本番的评价,下意识觉得自己当初并没有认真看,可能遗漏了很多隐藏在表面的内容。

于是在这次补番中就特别去关注了言语背后的含义,而非关注他们...

发光

两三天前发布了一条很丧的动态,在 #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标签下。

这会儿小睡了一会儿,一觉醒来,看见一位陌生人画师喜欢了我转推的某条动态。

然而这位画师的lofter内有很多我很喜欢的风格的画,于是忽然觉得看每个人都在发光也很有意思。然后又转念一想,似乎还是漏了点什么,原来是闪烁的星星也很好看。

然后再想的话,其实也许他们一直都在发光,只是从不同角度看上去,就会觉得有时候他们没有发光,有时候又在发光。

有时候也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发光。

不禁觉得有时候被舆论和社交网络、大众群体的潜意识绑架太久了,哪有什么获得某种特定成就才是最成功的人的说法,无非是选择的生活不...

查看更多

诱宵:

斯蒂芬·金式的恐怖小说
男主长出了能感知到别人黑暗的一面的角,我看很多人的笔记都说拥有这种能力一定很痛苦,因为你会发现跟你亲密的人其实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模样。
但是我却有点想要这样的能力
或许这样,看到别人也有黑暗的一面,我就会觉得“哎呀,我偶尔有一点坏心思也没什么的嘛,很正常”。
里面树屋的小雕像和人物的比对有点意思
不过这本倒不算是我很喜欢的风格

看着在世界角落的你们,觉得你们每个人都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查看更多

一种典型的危险的思维方式是。

现在有2个简单的任务和1个困难的任务放在眼前,但是预估2个简单的任务和1个困难的任务所消耗的时间是相似的,假设为一天。

但是因为简单的任务优先级并不是很高,而同时因为简单的任务没有完成,在流程上面可能会对困难的任务有影响,导致从实际情况上有必要先完成简单的任务。

而一种危险的思维方式是:“这2个任务太简单了,暂时不想动。先想想困难的怎么搞吧。”

然而因为困难的任务需要前2个作为前提。

在没有完成两个前置任务的情况下,困难的任务几乎无法推进。

于是陷入一种纠结的思维:“要先做简单的还是先做困难的呢?”

理智分析之后就应该直接先做简单的,但如果当时思维没...

查看更多

随想

我真的希望时间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

能够有点时间静下来花费个半小时泡杯咖啡,或者放开用两小时去修剪修剪植物的枝丫,或者用个一整天去彻底整理一下手中混乱的资料和储藏仓库。

总是越来越快,总是越来越忙,总是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多东西要去查看。

然而人们对自己内心的关注实在太少。

过往我很不屑网络上瘾的概念,并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小白鼠的生活方式算生活方式吗?


为什么QQ不允许人们单向永久屏蔽某个人?为什么新版QQ打开群助手之后,一定会一并在聊天窗口左侧将所有被放入群助手的群图标全部展示出来?为什么YY不允许用户单纯屏蔽所有广告?为什么B站不公开云屏蔽库?为什么社...

查看更多

人的大多数不快和愤怒通常都是因为和他人对比或者和他人争论造成的。

比如自己相比别人少了什么,或者自己在某方面比别人弱了什么,或者别人前来反驳自己的观点,或者自己前去主动反驳别人的观点。

这种行为很无聊。

查看更多

最近了解了一下“仪式感”。
简单地说就是让一天的某一刻或一年/一生的某一天与众不同。

而我下意识的排斥“人类非常注重仪式感并且仪式感为人类带来很多好处”的客观事实。
至于为什么客观。
比如,目前绝大部分人真的会在意生日,即便他们口中说着自己都忘了,但仍旧会期待有人记得,并在那天给予祝福。否则他们仍旧会失落。

这似乎是长久以来形成的意识。而这种意识融入了血液中。

朋友表示玩游戏的时候拼尽全力去打到疲劳的最后一刻,在躺下的一瞬间会酣畅淋漓。
竞技比赛也是这种感觉,最终的奖杯也是为了加强这种感觉。

入夜睡觉前的洗漱、关闭窗帘,打开夜灯、关上床纱一类的准备过程让人心情愉悦和放松,也许正是仪式感所带来的...

查看更多
©荒诞的荒诞派
Powered by LOFTER